huike.com logo.svg

踐行産學融合2.0 賦能新人才培養

2019-01-11 11:41:31

日前,由慧科集團陳滢博士主筆撰寫的《踐行産學融合2.0 賦能新人才培養》一文發布在《北京教育》2019年開年第一期。本文針對新時代對高校人才培養提出的新挑戰,從産學融合2.0模式出發,描述如何突破傳統校企合作模式,將産學協作理念滲透于以學生爲中心和産出爲導向的人才培養全過程,通過引入平台型教育企業,有效聯接教育供給側與需求側。同時,在分析平台八大特點基礎之上,結合慧科集團多年的實踐闡述了産學融合2.0模式下在教育生態、培養閉環和能力矩陣三個視角下的産學融合創新。

1.jpg

在全球進入以信息産業等新科技爲推動和主導的新經濟發展時期,行業需要更多的掌握新科技的創新型人才,新經濟、新科技、新人才三者間互動促進、相互需求,國務院特地出台了相關産教融合指導意見[1],鼓勵和促進實施産教融合。産學融合作爲人才培養的重要抓手,此前卻因高校與企業的目標差別導致無法深度融合,出現人才知識體系與人才結構無法適應産業結構調整需求的現狀,打造産學融合新模式勢在必行[2]。
 
在結合慧科集團(以下簡稱慧科)專注人才培養、與高校合作八年經驗基礎上,我們總結和提出了産學融合2.0模式,其核心是將産學協作理念滲透在以學生爲中心和産出爲導向的人才培養全過程中,調整與轉變校企合作思路,引入平台型教育企業作爲橋梁,打破校企合作壁壘,以教育供給網絡和生態視角拓展多邊協作,通過充分利用教育企業在研發、整合、對接以及運營的核心能力,將産業的理念、技術、資源在遵從高等教育的規律和體系要求的基礎上,整合到高校的課程、實訓以及教師發展中,同時將高校培養的學生、科研成果以及“雙創”成果帶給産業,滿足其對人才和創新的需求。
 
産學融合2.0模式從三個視角重新審視人才培養,即教育生態、培養閉環和能力矩陣。教育生態是2.0模式的重要視角,是以資源有效整合爲理念,將行業、內容、教師和資本等教育相關資源引入教育過程,是整個模型的基礎設施 ;培養閉環是産學融合2.0模式的核心流程,從培養目標到質量評估的八個主要步驟都貫穿了産學合作理念,是運行在基礎設施上的“應用”;人才賦能是回答需要培養什麽能力的人才,是“應用”的輸出,我們提出了FAST(基礎、應用、科學和技術)能力矩陣作爲人才能力的框架。
 
01——産學融合2.0模式-新人才培養的必由之路

産學融合泛指企業和高校合作培養人才,常見包括但不限于專業訂單班、企業實訓基地、企業實驗室、企業師資參與教學等形式。毋庸置疑,該模式有力有效地促進了高校人才培養,無論從內容對接産業、人才對接企業和師資補充與培訓等方面都有顯著成果。但是在長期運行過程中仍然暴露出一些不足與短板,具體表現爲:一是單點合作無法有效融入整體人才培養方案,很多校企合作從單個課程或實訓爲切入點,缺乏頂層設計,有些甚至是“侵入式”的,其引入的知識點不能與整體培養方案無縫對接 ;二是企業師資可持續性差,由于企業師資本質上是企業員工,其評價考核標准和工作重點無法保證企業師資全力投入教研教學,企業員工高流動性和組織架構變動也很難保證教學的持續性[3];三是學校對接行業優質企業效率低下,行業的快速發展催生創新企業不斷發展,對人才結構提出新需求,但是缺乏對接學校的組織資源,學校的校企合作部門在拓展新的企業聯接方面同樣也缺乏通道,特別是一些教育不發達地區,造成校企聯接不暢。

造成上述局面的深層次原因:一方面,是企業缺乏對教育的深刻理解,教研教學能力不足,關鍵績效指標(KPI)設置中企業目標與教育目標不匹配 ;另一方面,是學校對企業教育能力的期望誤差和企業關系拓展能力缺失[4]。解決此問題的方式是引入平台型教育企業作爲橋梁打通學校與企業,促進産學間資源高效流通,産學融合2.0模式應運而生。核心平台的作用不僅僅是“通路”,更多的是將企業資源(理念、內容、案例、數據、師資)整合,基于教育規律和方法進行教研、教學和運營,無縫融入高校人才培養過程,同時將高校的科創成果、學生和教師輸入到行業與企業,打通人才與創新鏈條。慧科是此類平台型教育企業的典型代表,通過專業的教研教學運營能力、強大的行業資源生態整合能力和技術研發能力,精准有效匹配教育産(需求側)與學(供給側),爲新經濟下培養掌握新科技的新人才探索出一條創新之路。

産學融合2.0將需求方納入到了供給側的創新閉環,不僅僅是供給側改革,更是端到端的重塑和優化,其中核心平台起到了關鍵作用,從而實現雙邊到多邊、獨立到交叉、協作到生態、單向到閉環、專業到專創、剛性到柔性、實驗到實踐、線下到線上的産學無縫銜接目標,更加突出了融合平台的作用和必要性,從而大幅度提升融合的效率和質量,實現了多方共贏。 

02——教育生態建設-人才培養的頂層設計新理念
 
産學融合已經不再是簡單校企合作,是整個利益相關方的生態建設,按屬性劃分具體包括行業、內容、師資和資本四個方面。産學融合 2.0 模式賦予這四方面建設的新能力。

0111配圖-01 rev.jpg

行業是産學融合的學科和領域基礎,行業發展是人才培養的風向標,如何提煉快速發展對行業、對人才知識和結構的需求是首要任務,這需要大量領軍和創新型企業的介入與貢獻[5]。慧科在2015年發起了中國教育創新校企聯盟,旨在搭建産學合作的平台,加快需求溝通與交流,促進協同育人。同時,慧科同行業領軍企業,如阿裏巴巴、百度、騰訊、微軟、優必選、曠視科技等緊密合作,將行業資源不斷注入高校人才培養過程,與高校共建新專業、改造升級老專業,並成立産業學院,用行業創新升級不斷推動高校專業建設。
 
內容建設是産學融合的核心過程。打造什麽樣的內容、如何打造、何時打造等,都成爲過程中的重要問題。慧科一直關注著國家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和新科技發展,在技術發展的合適時機,引入産業資源構建人才培養體系,把學校相對稀缺的資源帶入,培養産業急需人才。
 
慧科在2011年就布局了雲計算、大數據和互聯網營銷、交互設計等新專業方向,在體系教研過程中引入行業和高校專家進行可行性分析與評估,在教學過程中充分引入企業案例和實驗室,打造“幹貨”內容。
 
內容選擇上遵循教育和專業規律,不跟風,如雖然區塊鏈很火,我們判斷其並不具備單獨設置專業的條件,但是可以將一些相關知識點嵌入到相應課程模塊,鍛煉“區塊鏈思維”,讓課程在行業快速發展形式下更具柔性。
 
截至目前,已經自主研發並完成覆蓋前沿科技、新商科、創新創業等領域的十余個專業體系建設,助力1,500所高校優化升級老專業與課程體系結構、開設新專業方向、創新教學和實訓實踐模式,已通過産學研用爲一體的培養模式培養了30,000名當前産業急需的高素質複合型學位學生。
 
師資是産學融合的必要保障。雙師型教學已經成爲很多專業的必備。慧科通過三支師資力量保證産學融合下的教學 :第一支是慧科自有師資,都具有紮實行業背景和教學經驗,經過系統磨練後上崗,通過過程反饋不斷提升教學能力 ;第二支是産業師資,他們大都是行業專家、企業資深工程師,能爲教學帶來更具實戰的案例和場景 ;第三支是高校師資,很多經過師資訓練營賦能,更加具備産業視角。三支力量相輔相成,形成産學融合2.0特色的師資隊伍。
 
資本是産學融合的催化劑。慧科通過建立教育産業基金,圍繞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領域産業鏈條上下遊,投資覆蓋科技、教育服務等領域,具有良好成長性和發展前景的優質企業,讓更多創新的內容、工具和服務通過平台進入學校,大大豐富並提高人才培養過程的多樣化、效率和質量。例如:慧科資本投資的“微助教”,幫助教師更有效地組織課堂教學,讓學生更積極地參與到課堂學習與討論,是助力信息化教學的新手段。同時,資本可以進入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動産教深度融合,激發學校學院活力,釋放更大資源價值。
 
以生態角度看待和設計産學融合,更能夠從全局最大程度共享和優化配置産學資源,發動更多力量進入教育過程,延伸和擴展教育鏈條,創新教育內容和教學模式,推動教育改革。
 
03——人才培養閉環-産學融合的新範式

産學融合2.0的核心理念是全過程中融入産學合作全過程。我們設計了相應的人才培養閉環畫布,涵蓋了從培養目標、能力解構、知識點映射、課程體系、教學、實驗實訓、實習就業創業、質量評估八個步驟。同時,由質量評估到培養目標再到閉環體系,前四個偏向靜態的設計過程,後四個偏向動態的實施過程。經過多年的實踐,我們目前總結出各過程中的很多創新之處。由于篇幅限制,本文主要介紹學程(課程體系過程)和其具體實施方式—“三實”訓練營(實驗實訓過程)。

學程(Flexible & Agile Courses forBusiness,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Capability)是一套可靈活配置的課程模塊(理論案例、實踐和實戰)和支撐環境(在線學習平台、實驗沙箱等)組成的集合,將核心課程、自主混合式學習、交互式教學、知識應用、學習評估、創新應用等教學內容和模式有機整合,建立以“學生爲中心、産出爲導向和敏捷反饋爲手段”的學習過程,達到思維訓練和能力提升的目標。

三實-0918 update.png

具體實施遵循“三實”(實例分析、實境訓練、實戰檢驗)模式,即實例分析,通過行業實際案例分析複盤,鍛煉發現和解決問題能力,提升思維和認知;實境訓練,讓學生掌握産業實際工具的工作方式,鍛煉其在真實項目下的系統思考和創新能力;實戰檢驗,通過行業標准的評價,建立其面對不確定性的信心,並獲得探索新知的成就感,加強專業與新技術和行業聯接,最終把教學從知識傳授爲主的目標提升至以思維訓練爲主的目標。
 
慧科正在設計一批基于學程模式和“三實”理念的訓練營教育教學服務,旨在提升高校人才培養效率。該訓練營基于由內而外構建的四個核心能力:一是實踐平台的能力—開放平台戰略,彙聚接入多樣化的實踐教學平台和工具;二是混合式教學設計的能力—設計線上線下聯動式的教學內容、活動和體驗;三是高質量教學服務的能力—持續發展教師的實踐經驗,融入教練式的教學元素;四是全生命周期學習體驗管理的能力—將“雙師”教學中的助教角色升級爲體驗管理,關注學生學習過程“評”和“比”,讓學生在學習過程中收獲更有價值的反饋。
 
人才培養閉環畫布爲我們設計和實施産學融合提供了理論框架,人才培養閉環隨著産學融合不斷深化和我們不斷的實踐,其創新點和內涵仍將不斷變化。
 
04——FAST能力矩陣-新人才的標准

回歸教育初心,在新經濟和新科技推動下,新人才需要具備什麽樣的能力結構?在産學融合2.0模式下,我們著重衡量兩個維度,每個維度的兩個層面都關乎不同的能力。第一個維度是科學(Science)和技術(Technology),科學關注我們的思維和認知能力,技術關注的是我們使用知識解決問題的能力;第二個維度是基礎(Foundation)和應用(Application),基礎更關注原理、回歸本原的分析能力,應用關注的是場景識別和適應性能力。

0111配圖-02.jpg
由兩個維度組成的矩陣,即新人才技能矩陣FAST,形成四個不同種類能力區域:SF的基礎與文化能力、TF的系統與工程能力、SA的工具與建模能力、TA的架構與優化能力。
 
一是基礎與文化能力SF,包括最基礎的人文觀、科學觀與人文素養,強調認知能力的建立,常說的刨根問底、追根溯源等,都可以形象地描述這類能力,著重解決了Why (我們爲什麽要 解決這個問題)能力,是我們從事一切科研和工程活動的基礎。
二是系統與工程能力TF,包括我們對系統與全局的認知,知道一類問題的可行性,即在當前技術條件等資源約束下的實施過程,建立系統思維,著重解決了How(如何解決此類問題)能力,是解決問題的開端。
三是工具與建模能力SA,包括我們運用工具和建模能力,是一種抽象和提煉能力,著重解決了What (用什麽樣的工具和模型)能力,在實踐中需要對行業應用有深度認知和洞察力,在認知層面需要具備機器商,即合理有效使用機器智能的能力。
四是架構與優化能力TA,包括運用具體技術在具體場景下設計方案的能力,是一種針對特定場景進行創新的能力,著重解決了Where(何種場景下使用 合適技術)能力,在實踐中要求對方案對架構不斷優化叠代,是解決問題的實際過程。
 
對于工程技術人才來說,不僅需要上述的架構與優化能力,即在合適的場景選擇與之相匹配的工具、技術去解決問題,而且還需要深入了解如何在構建模型的過程進行優化、叠代,達到精益求精。隨著工業 4.0 時代的到來,整個産業正在向高端制造業和服務業轉型,對新工科人才而言,工匠精神尤爲重要。工匠精神不只是簡單地去解決某一個問題,還需要有系統觀、全局觀和數據觀。同時,還要求創新型人才掌握相應的科學觀和文化觀,從而便于其在具體 的生産實踐環節中去主動創新、發現和定義問題[6]。 
 
從工程教育認證標准中對畢業要求的十二條角度看,不僅需要工程技術能力,更需要研究、團隊溝通、社會責任等其他軟技能,能力矩陣也很好地覆蓋了這些要求。FAST 中提及的技能矩陣對培養人才的高校和企業都意味著一項很大的挑戰,但這確實是對新人才的切實需求。在産學融合2.0模式下,平台企業有能力建立更多的案例和場景,通過實戰來建立或強化這些能力培養。
 
05——總結與展望
本文系統總結了慧科在實施産學融合協同育人過程中的方法創新與過程創新,並融入到産學融合2.0新模式和生態、培養、能力三個視角中。慧科在過去八年的實踐産生的創新(特別是人才培養閉環中的諸多創新點)與案例無法一一在文中闡述,但是整體框架在行業具備典型性、創新性與可複制性。
目前,與慧科合作的上千所高校正在實踐該模式,更多的創新成果還在不斷積累叠代和整理中。在新模式中,平台教育企業的角色顯得格外重要。隨著國家對産教融合的大力支持、更多政策出台、更多企業加入,新模式所帶來的整合優勢將愈發明顯,模式本身也會隨著新經濟與新科技的發展不斷被賦予新的內涵,希望本文觀點能夠帶動更多的産教融合思考與實踐,爲新人才培養注入更多創新活力。
 
參考文獻 :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産教融合的若幹意見 [Z].2017-12-19.
[2]劉亦凡.深化産教融合校企合作[N].中國教育報, 2018-06-12(4). 
[3]姜微,蔣巍,侯菡萏,等.淺談高校産教融合模式及師資隊伍建設[J].中國高新區,2018(6):63.
[4] 杜亞冰,楚瑜.地方本科院校産教融合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J]. 教書育人(高教論壇),2018(18):12-13.
[5]唐未兵,溫輝,彭建平.“産教融合”理念下的協同育人機制建設[J].中國高等教育,2018(7):14-16.
[6]李幼平.地方高校新工科建設的四個著力點[N].光明日報,2017-10-10(13).